在逆境中感受佛菩萨给予的福德

[佛与人生] 发表时间:2019-06-01 作者:观薇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在逆境中感受佛菩萨给予的福德

  同喜班一年下来,自己充满法喜,家庭和睦了,心情平和了,生活也有了明确的目标。我当时觉得这是学习佛法给我带来的最大利益。然而随着修学的深入,尤其是进入同修班以后各种违缘不断,在自己最孤立无援又找不到出口的时候,甚至想过,学佛有什么用?能让我这种逆境和混乱状态快快过去吗?不是说有诸佛菩萨护佑的吗?为什么我还诸多不顺?那么多逆境是因为要正式学习佛法而带来的考验吗?是外魔来阻止我学《道次第》吗?佛菩萨为何不护佑我,让我有更多时间修学做义工?如果真的那么痛苦,是否我要放弃?

  通过同修班“具六想”这一课的学习,我才意识到,所有的逆境都是佛菩萨给予我的福德,这是多么宝贵的经验。帮我建立起病者想,来帮助我发现问题,从而能更迫切强烈地去寻求佛法药物,原来逆境也是疗程之一。如果一切顺顺利利,我对病者想也许不会体验得那么深刻,并且会认为很多想法是合情合理,人之常情。

  比如说,我希望过舒舒服服地修学、做义工的日子,不想要整天奔波于医院服侍我重病的老父亲。当初,辞去高收入的工作是为了自由地生活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被迫跑医院,并担心着下个月父亲看病的钱从哪里来?我这种希望顺境的心态难道错了吗?不是人人都在趋乐避苦的吗?然而,我痛苦地意识到,这是一种病态的想法,佛法告诉我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无常,就是这种对顺境的执著才让我生起抱怨,才会带着情绪去看待父亲的病给我带来的混乱生活。我知道,如果这样的情绪不解决,我又将轮回

  在父亲病中,我又痛苦地意识到,渴求别人帮助也是一种病态,是我执,是贪欲,嗔心在作怪。当弟弟只肯出钱,不肯服侍父亲,自己却去新西兰游玩的时候,我心里充满不平衡;当只有我和妈妈连续几个月在医院伺候爸爸,累得身心俱疲,家里没有其他人可以给予实际帮助的时候,我心中又开始生起隐隐的怨气。同时,我又看到了这股怨气根源是自己的贪嗔痴,这并没有让我感到好受,而是让我更加自责。我知道,如果这样的情绪不解决,我又将轮回。

  我试着去理解弟弟,告诉自己要“随喜他人功德,反观自身不足”,然而情绪却反反复复。母亲每天都要和我抱怨:为什么爸爸的病还不好?四个月了,已经花去了四十万。为什么她自己70岁了,每天还要忍受着熬夜的劳苦?为什么时常要担心护工这样那样的问题,平均两星期换一个护工?为什么弟弟和弟媳不来陪陪夜,还态度那么差?为什么家里亲戚不时常来看望爸爸……

  四个月了,母亲隔三差五地重复着这些抱怨,我一开始还能好好劝她,告诉她人生本来无常,告诉她不要对别人设定期待,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。然而她一遇到一点点不顺,就又开始怨天怨地,让我也时不时地没了耐心,忍不住要对她发脾气,后果就是又深深地自责自己的这种病态的嗔心。我知道,如果这样的情绪不解决,我又将轮回。

  导师在视频里说:人的处境就是掉下一口井里,有各种危险,却因为有一点蜜可以尝,忘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。母亲就是这样,现在蜜不滴了,使她看到了这样的处境,而她还在拼命地抱怨“为什么没有蜂蜜了?为什么没有蜂蜜了?”我又何尝不是母亲这种境界?我曾经也在贪着蜂蜜,只是我现在开始慢慢接受,蜜是用来迷惑苦这种现实的,没有蜂蜜的干扰是我的福德,让我更看清这个世界,从而更迫切地想从井里跳出去。所以,逆境是帮助我更加接近这个世界实相的助缘,是佛菩萨恩赐给我的福德,告诉我修行更要抓紧时间。

  我体会到修行是痛苦的,是因为这追赶而来的老虎,咬树藤的老鼠,井下的毒蛇。原来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,是自己和自己在作对,最难降伏的就是自己。同时,我越来越意识到,原来认为很正常的情绪也是自己的病态,有时甚至觉得解决自己毛病的速度跟不上发病的速度,有时又觉得现在观察到自己那么多毛病,那肯定还有更多的毛病自己没有发现。这让我确实有一种迫切的心态,想要赶快继续修学《道次第》的正论,好赶快治病。

  好在我已经在疗程中了,虽然这个过程是痛苦而漫长的,但至少有痊愈的希望。而最可怜的是很多人病而不知,就像母亲一样,仍然在期待着蜂蜜的出现,继续沉溺在这样一个迷惑的怪圈。

  导师一直教导我们,要为利益一切众生而学佛,然而我却时不时对于母亲的抱怨没有耐心,更让我看到自己的慈悲心和智慧是远远不够的。我急切地想要治好我的病,去利益我身边的人,利益更多众生。

精彩推荐
博评网